散养在险峰的生态,驻村到请缨延任第3书记

3年前,桂来胜牛舍里只有六七头牛,但他已号称河口村的黄牛养殖“大户”。那时候,全村432户是经过精准识别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如今,桂来胜不仅养了20头黄牛,还成了村里生态黄牛养殖合作社的负责人,带领20多户乡亲脱贫。

289个红手印的挽留

从“被动员”驻村到请缨延任第一书记

事实上,皖南石台县七都镇河口村只剩10户人家还未脱贫——整个村子去年实现了重点贫困村出列目标。

——记安徽省石台县河口村党总支第一书记李朝阳

记2017年全国脱贫攻坚奖获奖者李朝阳

“都是李书记的帮助。”站在田埂上,牵着牛的桂来胜说。

本报记者 杨丹丹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 李坤晟

一旁的驻村第一书记李朝阳摆摆手:“老桂,这不是我的功劳,全靠党的好政策。”

多年前第一次见李朝阳时,就感觉他有超越自身年龄的成熟,也许是因为多年扎根在最基层工作,每天直接跟老百姓打交道使然。

“我做的工作很平凡,组织却给了我这么高的荣誉。我觉得很惭愧。”10月9日下午,安徽省池州市石台县河口村驻村第一书记李朝阳激动地对记者说。

2014年,来自安徽省民委的驻村第一书记李朝阳来到河口村驻点。经过调研,李朝阳发现,生态黄牛养殖在河口村很有发展潜力,可以带动村民脱贫致富。于是,他鼓励桂来胜牵头成立生态黄牛养殖合作社,做个示范。

李朝阳现在是安徽省民委政策法规处副处长。2012年,刚刚30岁出头的他被选派至淮南市谢家集区孤堆回族乡杨镇村任第一书记。三年任期满后,难舍乡情的他,又主动向安徽省民委请缨,到池州市石台县河口村任党总支第一书记兼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

9日上午,在北京会议中心,包括李朝阳在内的40名2017年全国脱贫攻坚奖获奖者参加了脱贫攻坚先进事迹报告会。在5名作报告的获奖者代表中,他是唯一的一名驻村干部。

2015年2月,合作社成立,安徽省民委和扶贫部门为合作社提供了平整土地、协调贷款、技术培训等多重帮助。

帮扶从基础设施抓起

2012年初,在安徽省民委工作的李朝阳赴淮南市杨镇村任驻村第一书记时,他没想到6年后自己还奋战在脱贫攻坚的一线,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作为全国70多万名驻村干部的代表作报告。

桂来胜在村里流转了50亩土地。他指着牛舍外刚播种过的2亩地说:“这里种的是墨西哥玉米草。没有省民委派我去淮南学习,根本不知道黄牛该吃什么。”桂来胜也已经可以给闹肚子的牛打针了——以前牛犯一点小毛病,他都不会处理,也不敢处理,只能花钱请兽医。

河口村全村432户有141户贫困户。从2014年至2016年底,河口村尚未脱贫的建档立卡贫困户从141户减至10户,贫困发生率从25.87%下降到1.74%,顺利实现了重点贫困村出列的目标;村集体经济收入从零元增加到5万多元。

“今天报告会上,国务院相关领导传达了习总书记的重要指示——基层一线扶贫工作者是脱贫攻坚的生力军,对他们要在政治上关心、工作上支持、生活上保障,支持他们在脱贫攻坚战场上奋发有为、大显身手——总书记暖心的话,让我深受鼓舞。”李朝阳说。

不过,桂来胜最开心的是政府帮忙解决了牛儿的喝水问题。过去,每天要去牛舍三四百米外的小河边挑水,一次挑两桶,来回好几次。牛一天喂两回水,人累得半死,哪敢想扩大养殖规模?

河口村因位于皖南山区腹地,山多地少,地理位置偏僻、交通设施落后一直是影响这里经济发展的最大“瓶颈”。基础设施落后和教育落后两大问题一直困扰着乡亲们。2014年,驻村不到半个月,李朝阳就跑遍了全村17个村民组,他和村“两委”一户户摸家底,走访困难户问致贫原委、问题症结,走访党员干部问发展良策、意见建议。与群众面对面分析致贫原因,有针对性地为每一户制定帮扶措施,确定具体脱贫办法和时间步骤。

2014年10月,李朝阳结束了驻村工作的第一个任期。他放弃了回机关上班的机会,主动请战去池州市河口村继续扶贫。

后来,村里帮他向上级申报了10万元扶贫资金,建成了小型安全饮水项目。现在山上有了水塔,村后石坞山的山泉水直接引进了牛栏。水龙头一开,哗哗啦啦,牛儿再没有喝水难的问题。桂来胜也敢撸起袖子加油干了!

他从安徽省民委等多方筹集资金1000多万元,修建了道路、桥梁、拦河坝、防汛堤等,并让村民使用上了自来水,村民的生产生活条件大为改善。在获悉省政府办公厅出台了《关于实施光伏扶贫的指导意见》,马上和村“两委”成员提前做好了选址、选户等大量准备工作。项目地址选好后,李朝阳向省民委领导汇报,及时解决了项目实施的差额资金问题。目前,河口村光伏扶贫项目已建成,参与农户出资3000元后,就可以实现常态化增收。

在河口村的这三年,村里路通了,宽带做到了全覆盖,村民喝上了自来水,更重要的是河口村形成了特色产业群。全村贫困户从他去时的141户,下降到了10户。河口村在2016年底实现重点贫困村出列的目标。

去年,桂来胜又建了两座新牛舍和一座拌料场,准备今年天气凉一些的时候启用。他说新的牛舍可以再养殖100多头黄牛。

发展产业壮大造血能力

村民们脱贫了,也乐观自信了,李朝阳觉得自己这几年的工作特别有意义。

现在,除了大哥桂来旺,曾在外面做瓦工的三弟桂来友也回家和桂来胜一起养牛。作为合作社负责人,桂来胜不仅雇请参加合作社的村民帮工,按天支付80元-100元的工资,还帮村民养殖寄养在合作社的黄牛。

基础条件改善了,怎样通过发展产业,使贫困户实现稳定脱贫呢?

“2012年去扶贫之前,我心里没底,是被动员去的。”李朝阳对记者说。

村民金胜宝2015年加入合作社。寄养了两头牛的他告诉记者,卖了牛后,刨去桂来胜养殖的成本,自己平均每年净增收一万多元。

李朝阳认识到产业扶贫是脱贫的必由之路,只有发展壮大村里的产业,才是脱贫唯一的、长久的出路。作为全县重点贫困村之一,河口村脱贫任务很重。李朝阳没有畏缩。他从河口村的自然资源状况、群众生产生活习惯以及现有产业基础出发,坚持市场导向,带领村“两委”、驻村工作队制定了“整村推进”工作三年规划和产业发展规划,又依靠“娘家”——安徽省民委筹集各类项目资金,从村民们关心的一件件实事着手,啃下一个个“硬骨头”。

当时,安徽省民委主任孙丽芳嘱咐他,去村里就要在基层扎扎实实干,和贫困群众建立真正的感情,让乡亲们得到实惠。

“一头黄牛养两年,除去成本,能赚将近10000元,也就是说一头牛平均1年有5000元利润。”桂来胜算了账,他自己的20多头黄牛,一年能带来10万元上下的收入。

说干就干,李朝阳走村串户,说服带领几户村民发起成立了河口村食用菌种植专业合作社,完成了基地建设和原材料采购等投资。为了使这项扶贫发展项目顺利进行,从设备采购、基地建设、菌种管理到上市销售每一个环节他都亲自参与,几乎每一天都能看到李朝阳在基地忙碌的身影。为保证菌菇质量,他还托朋友从外地请来一位食用菌专家,来村里进行现场技术指导,平菇的产量提升了,但喜的是产量,愁的是销路。李朝阳和村“两委”成员好几次凌晨两三点钟跑到合肥、铜陵等地的蔬菜批发市场推销,经过不懈努力,合作社的平菇渐渐打开了销路。

初到河口村,为帮乡亲们种的平菇找销路,李朝阳凌晨两三点就到周边城市的蔬菜批发市场,和菜贩子讨价还价。

桂来胜对黄牛养殖的前景信心满满。即使为新建牛舍背了35万元贷款,他也不担心养牛没有出路。

石台的黄牛肉是当地特产,李朝阳发现生态黄牛养殖很有发展潜力。他跑到养殖场鼓励有着10多年养牛经验的黄牛养殖“大户”桂来胜牵头成立生态黄牛养殖合作社,并且帮他联系去淮南学习技术和经验。

2015年国庆假期期间,为了接待某慈善基金会来村考察,为河口村争取一些支持,李朝阳放弃休假待在村里。由于持续阴雨天气,李朝阳被当地一种毒虫咬伤,造成了颈部大面积溃烂。医生建议他请两个月病假。

现在,桂来胜的生态黄牛养殖合作社,养有51头黄牛。

合作社成立起来了,自来水、电路和道路的问题都逐步解决了。“以前要自己去挑水,现在有了自来水,方便多了,这在以前真是想都不敢想!”老桂满意地笑着说。合作社有103头黄牛,带动了21户贫困户。贫困户各自在合作社认领了黄牛,通过每个月在牛棚打零工可以增加几百元的收入,牛卖出后还能得到四五千元的分红。

李朝阳看到工作日志上满满的安排,决定还是坚持在村工作——村里茶叶合作社厂房建设、平菇商标注册,联系北京的康复专家来村里为残障儿童做康复训练等等——在生病期间,李朝阳将这些工作逐一落实。

“牛去哪儿了?”记者数了数,牛栏里才不到20头。

乡村牵挂的事还很多

在今年5月的“精准扶贫驻村调研”活动中,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曾在河口村驻点1个月,对当地的脱贫攻坚工作做了数篇调研报道。

桂来胜说:“都在山上哩。”

在基础设施不断完善、产业发展蒸蒸日上的同时,李朝阳内心最牵挂的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河口村的教育问题。河口小学校长沈和平说:“为了让这些孩子能够享受到和城里孩子一样的教育资源,李书记引进了在线课堂等多媒体教学设备,还帮助学校争取了200多万元资金新建了村小学教职工周转房,对村小学运动场进行了改造。由于教学设备的改善,优秀的教师也留下了,教学质量也是逐年提高。”

“6月初,你回北京的时候,村里只有4个食用菌立体种植大棚,现在有13个。10月底就要出菇了。”

原来,黄牛养殖合作社主打“生态养殖”,除了一些不好好吃草、爱打架乱跑的“淘气包”被圈养起来,大部分黄牛都散养在牛舍后面的山上。

扶贫要扶“智”和“志”,为了激发村民脱贫信心和斗志,自2014年10月驻村以来,李朝阳在村里开办了“河口大讲堂”,不定期邀请农业方面专家和创业成功人士来大讲堂传播先进理念,普及农业知识,分享实用技术。此外,他还组织开展了“河口好人”“河口最美女性”等一系列活动。全村形成了脱贫攻坚、精准扶贫工作的浓厚氛围;出现了贫困户发扬自力更生精神,不坐等“政策兜底”的可喜现象。“找出路、谋发展、早脱贫”成为全村的“主流民意”。

“村里的黄牛养殖合作社现在又多了50多头黄牛。”

“牛知道回来?”

村民按下红手印留住他

“每日电讯上次给村里送了水泵。这次我到北京,支书他们让我转达谢意。”

“知道。但有时1个月也不回来,我会去看它们。”

这一切村民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2017年10月,李朝阳的任期满了,村民委托党总支书记章文庆交给李朝阳一封请留信,上面按下了289个红手印,村民们用朴素而真挚的方式,挽留他留任3年。

……

“如果走失了怎么办?”

河口村尚有未脱贫的10户村民让李朝阳放心不下。“近年来,国家对脱贫攻坚工作高度重视,出台了很多利好政策,我作为基层干部感觉越干越有劲。脱贫攻坚是场硬仗,虽然村里已经从重点贫困村中出列,但还有部分村民脱贫基础不牢固,存在返贫可能,绝不能掉以轻心。我已经做了这么多年的扶贫干部,已经干‘上瘾’了,我还想接着干下去!”李朝阳憨厚地笑着。

李朝阳兴奋地介绍河口村4个月来的变化。

“不会走失。不回来,我上山一喊就找着了。”

“精准扶贫是举国之战,作为河口村的第一书记,我深感责任重大。我将贯彻十九大精神早日带领村民脱贫致富。下一步,我将带着村民继续完善村里的基础设施,进一步壮大特色产业,发展电子商务,特别是要在农村‘三变’改革方面进行大胆尝试,努力闯出一条新路。”李朝阳信心满满地说。

“习总书记指示要再接再厉、扎实工作。接下来,我们河口村的工作重点是加快‘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农村‘三变’改革步伐,进一步激发河口村的发展活力。”李朝阳说。

正说着,四五头黄牛排成一队摇着尾巴沿着山道慢悠悠地往牛舍踱来。桂来胜老婆赶紧上前吆喝。

责任编辑:高雅

鞭策李朝阳再接再厉的,不仅有总书记的指示,还有乡亲们的期盼。

他还出题考记者:“牛群在山上,晚上怎么睡觉?”

原本今年10月底,李朝阳就要结束他的第二个驻村工作任期了。

记者真不知道。

但有一天,村支书老章严肃地对他说:“朝阳啊,听说你要调回省里了,大家挺舍不得的。”

“牛儿晚上睡觉,屁股朝里,头朝外,会围成个圈圈。”桂来胜说。

他一时愣住了,不知如何回答。老章又说:“我们确实需要你,但也知道你在村里都干了6年了,不好开口,可乡亲们的想法我也拦不住。”

那天晚上李朝阳失眠了。他是真的舍不得离开河口这个刚刚看到希望的小山村。

李朝阳决定说服家人,支持他再一次向组织请求继续留村工作。还没等他向领导张口,单位向他转交了乡亲们挽留他的请愿书,上面清晰地印着289个红手印!

“这是乡亲们对我的信任。我随时准备着第三个驻村任期。”李朝阳说。

责任编辑:高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