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7N9令春节如噩梦,禽流感阴影下家禽养殖难

随着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增多,浙江疫情防控措施逐渐升级,部分地区关闭活禽交易市场严防疫情传播。因为“疫情呈上升态势”,杭州市萧山区日前宣布暂停活禽交易、暂时关闭活禽交易市场,此前,金华市也已关闭全市活禽交易市场。

禽流感屡屡来袭,消费者谈“禽”色变。2月15日,杭州市政府宣布,杭城主城区将永久性关闭活禽交易市场。

中新网杭州2月7日电
在浙江杭州萧山,过春节有着吃鸭子的传统。因此,每逢春节,鸭等家禽销量火爆。吴宝定,这位萧山的养殖户也在春节前囤积了五千只鸡鸭,准备卖个好价钱。但是,一场H7N9禽流感让吴宝定这个春节过的如同噩梦一般。

浙江省卫生计生委21日通报,浙江新增3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2014年以来,浙江省人感染H7N9病例增至29例。其中杭州市萧山区有5例,成为浙江省报告病例数最多的县。
???
1月20日,萧山区紧急发布《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政府关于暂停活禽交易、暂时关闭活禽交易市场的通告》,决定立即暂时停止活禽交易,暂时关闭全区农贸市场活禽交易区、花鸟市场禽鸟交易区。

禽流感冲击下,浙江禽类养殖业经历了极为“寒冷”的一年。浙江省家禽协会会长屠有金告诉记者,浙江一些涉禽企业已经好几个月发不出工资,我省约三成的禽类养殖企业面临倒闭或濒于倒闭。据省家禽协会介绍,今年1月禽流感再度袭来后,浙江禽类养殖产业“雪上加霜”。我省禽类销售量和价格,双双下降60%以上。

“20日晚8时,我们这边的活禽交易就停止了。”萧山西门农贸市场经理王炳法说,他们20日下午5时开始整治清场,并将关闭活禽交易通知贴出。“进来市场都是检验检疫过的。”王炳法介绍说,当天商户还在售卖的活禽,在屠宰场统一屠宰后,让商户带回冰冻。
???
“我们这边商户自己有养殖场,年底是销售旺季,一关闭,他们的损失可能会比较大。”王炳法说,商户的鸡鸭养在家里,一天的饲料就要不少钱。尽管商户对关闭活禽交易有意见有情绪,但为防控H7N9禽流感,养殖户在清场过程中“还是比较配合的”。

连日来,记者走访多家涉禽企业和相关部门,感受禽流感风波中这些企业的困境和挣扎。

1月以来,浙江多地频发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萧山区更是“重灾区”之一。自1月21日起,萧山就提前关闭活禽交易市场。而此时,吴宝定家中还养着4000只鸭、1000只鸡。

萧山头蓬综合市场有七八家商户出售活禽,规模较小,也于20日晚8时前停止活禽交易。“商家意见总有一点,但还是配合的。”该市场一位管理人员说,商家将活禽拿出来后,市场工作人员对交易区进行了消毒。

企业困境

“这些鸡鸭根本没地方卖,每天还要吃掉1500元左右的饲料。”吴宝定看着这群原本赚钱的“赔钱货”一筹莫展,“如果一个月还卖不了,这些鸡鸭我还不如放生了。”

据了解,截至目前,萧山区已经有16家农贸市场的家禽区被全面清空,并开始进行消毒。对农贸市场活禽交易区和家禽交易市场关闭后,仍在市场内滞留的活禽,也将由属地镇街统一收集后作无害化处理。

申浙家禽杀光了26万多只鸡,冰冻起来

吴宝定是浙江萧山党湾镇的农民,在党湾菜市场有一个禽类摊位。尽管有5000只鸡鸭之多,吴宝定还是把自己定义为散养户。他说,往年自己家的鸡鸭不够,半夜起来去别的地方进货,去年想在年底冲量多卖点,才囤了那么多鸡鸭。

针对春节来临,禽类消费增加的情况,萧山区自1月16日起就已暂停从区外调入商品活禽,以降低病毒通过活禽交易途径传播并扩散蔓延的风险。此次全面关闭活禽交易市场,有利于斩断疫情传播链条,加强H7N9禽流感疫情防控。

鸡,去哪里了?

走进吴家,他囤的鸡鸭就养在自家后院大约2亩的承包地上,地上搭了几个蔬菜大棚,就是平常鸡鸭的居所,附近还有一个池塘供鸭子憩息。指着那些满地的鸡鸭,吴宝定告诉记者,每天1500多元的饲料只能够保命,要吃饱,还不止这个量。

杭州申浙家禽有限公司的养殖基地,位于富阳鹿山街道汤家埠村。昨天,记者来到基地内,钢架搭成的一大片鸡棚里早已空空荡荡,找不到一只活鸡。仔细看,一些鸡舍里还残留着些许鸡毛和已经干掉的鸡粪。

据吴宝定介绍,他所饲养的各个品种鸭子中,一种名为绿头云的鸭子周期最长,需要6个月,而普通一点的也需要两个月。春节期间,这些鸭子都已经过了饲养周期,就等着春节大卖。

问及鸡的去向,杭州申浙家禽有限公司的老板陈国兴的神情,变得有些复杂。他说:“我们的自有基地,年出栏量最高时能有80多万只鸡。”

按照以往,吴宝定每天凌晨三四点就起来抓鸡鸭,5点到市场开始一天交易,晚上10点多才能到家。春节的销售旺季,他还要起的更早,极为辛苦。“萧山跟其它地方不一样,过年每家每户都要鸡鸭,一桌菜没有鸭子这道菜那不像话的。”吴宝定说。

去年11月前,申浙基地内的37个大鸡棚,大部分仍然“热热闹闹”——一个鸡棚养了一万多只白羽鸡,26个鸡棚全部“客满”。

不过,这个春节,鸡鸭基本在萧山人的餐桌上消失了。而现在,每天给鸡鸭喂两次饲料就是吴宝定的全部工作了。

去年4月份,H7N9禽流感第一次袭浙。一起起新增病例,令市民谈禽色变。从去年4月15日起,杭州主城区暂停活禽交易,并暂时关闭活禽交易市场。直至去年5月底,全省重启活禽交易。

就在萧山关停活禽交易市场的第二天,萧山畜牧兽医局及疾控工作人员还曾对吴宝定及家人进行血样检测,结果显示正常。但即便如此,他的鸡鸭都只能囤在家中,找不到任何销路,甚至都不敢送人。

噩运,非但没有伴随着重启活禽交易而退却,更是步步紧逼这些涉禽养殖企业。

记者采访吴宝定的当天,吴家正好招待客人,吴宝定自己宰杀了一只鸭子待客,“现在基本就是自己吃,送人都没法送。”

今年1月以来,H7N9禽流感再次袭来。1月24日,杭城再次暂停活禽交易,同时关闭农贸市场活禽交易区。

“就像在做梦一样。”吴宝定回想起H7N9禽流感所带来的连锁反应时说。他认识很多养殖户也都感觉如同在做梦,均对未来比较迷茫。

2月15日,杭州市政府正式对外发布“建立人感染H7N9禽流感源头防控长效机制实施办法的通知”,今后,杭城将永久关闭主城区所有活禽市场。

“我们最多再挺一个月,时间到了如果还不能交易,一年收益就等于零了,只能把鸡鸭都放生了。”对于每天数千元的损失,吴宝定只能期待活禽能够重新恢复交易。

据悉,今年7月1日,浙江省所有设区市主城区都将永久性关闭活禽交易市场。

不好的信息是,在年前,杭州市代市长张鸿铭曾表示,杭州市正酝酿出台政策,永久关闭活禽交易市场,实行禽类制品的全冷链供应。

禽流感风波中,杭州申浙家禽有限公司等杭州涉禽养殖企业,纷纷受到影响。

7日,马年上班第一天,记者从浙江省农业厅了解到,浙江方面并没有收购农户鸡鸭的计划,也暂时没有相关补贴政策。

除了养殖白羽鸡外,杭州申浙家禽有限公司还有一个屠宰厂,位于富阳新320国道边上,专门宰杀自家基地和其他农户提供的白羽鸡,并进行鸡翅、鸡腿等鸡附件的分割、冷冻和冷藏。

“如果解禁了,今年也暂时也不想养了。”对于家禽养殖业,吴宝定显然有些心灰意冷。

“禽流感袭来,鸡翅等冷冻鸡附件几乎卖不动,我们的生意很差。去年一年当中,大部分时间是开几天,又停更长的时间。算起来,前后有大半年没有开工。有一个月只开了8天工,日子非常难过。”陈国兴告诉记者。

鸡卖不了,钱进不来,还要不断地花钱买饲料,流动资金非常短缺。

申浙自有基地里养的26万多只白羽鸡,以养殖40天一个周期计算,仅饲料款就要吃掉500多万元。

此时的陈国兴,无奈之下,不断地跑银行,找亲戚朋友四处筹钱,却碰壁多于成功。

到了去年11月,因筹款无门,鸡的饲料钱已完全付不出。眼看大批活鸡饿得奄奄一息,陈国兴当即决定,把自有基地内的所有活鸡都宰杀掉,放在屠宰厂的冷库里先冰冻起来。

大约一个月后,富阳当地10多户禽类养殖户,也吃不消养鸡了,托当地政府找关系“求”上门来。于是,陈国兴以4元多一斤的价格,收购了共计17多万只鸡。

如今,陈国兴屠宰厂的5个冷库内,共冰冻了包括自有基地、农户收购的1000多吨肉鸡。

昨天,陈国兴当场打开其中一座冷库的大门——成千上万雪白的鸡产品,一箱紧挨着一箱,垒得密密麻麻。它们已经宰杀褪毛,在零下18℃的冷藏库内,肉已冻得硬邦邦。

此外,陈国兴还租用杭州某肉联厂的冷库,存放600多吨已宰杀的肉鸡。“一个月一吨肉鸡的仓库租金大约要70元,已经付了70多万元冷库租金。我也陆陆续续出一点货,现在冷库的租金费用还能够应付。”

正说着,陈国兴的手机响了。他问电话那一头:“什么银行?是定在下午见面吗?哦……”

挂掉手机,陈国兴朝我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显得身心疲惫。

目前,他已欠了银行总计2000多万元的贷款,还向亲戚朋友前后借了400多万元。

如今,基地内的鸡棚仍然空在那里。“鸡是活口,养鸡肯定要喂饲料,鸡卖不出肯定还不了钱。现在还不敢养鸡。”陈国兴告诉记者,而屠宰厂从去年年底至今一直停在那里,还没有开工。

杭州市农业局的工作人员说,陈国兴在杭城家禽养殖企业中,算是比较困难的,他收购了那么多鸡放在冷库里,相当于2000多万元货款压在那里。

陈国兴的父亲老陈,做了30年的禽类生意。在儿子接手家族生意前,公司一直比较平稳。面对这次禽流感的风波,老陈很不解,“我搞了30年家禽生意,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大的困难。”

采访结束时,今年刚满36岁的陈国兴告诉记者,希望本命年能转转运。

某省级农业龙头企业禽流感袭来后,几近倒闭

创建于上世纪90年代的浙江某禽业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饲料加工、种禽培育、禽苗孵化、种禽及商品禽养殖等为一体的省级骨干农业龙头企业。

禽流感袭来后,这家禽业公司至今已亏损上千万,且欠了巨债。目前,这家省级农业龙头企业几近倒闭。

这家禽业公司的女老板李丽珍,40多岁,模样憔悴。

进入这家公司的厂房内,曾经堆得满满的饲料成品仓库、饲料车间、孵化车间等,现在已空空荡荡。“工资发不出,员工走了很多。去年4月份,我们还有200多名员工,现在只回来几十个。”李丽珍告诉记者。

位于厂房北侧的种鸡场,几十个鸡舍栏大部分空着,仅有几个鸡舍栏是满的。

“原来大约有12万只种鸡,除了饿死的,卖掉的,现在只留下约3.5万只种鸡。”

看起来,这些鸡大部分偏瘦。“一只鸡一天只给一两饲料。”李丽珍说,禽流感前,一只种鸡要喂2两饲料才算勉强吃饱。“2两饲料相当于3毛钱。一只鸡喂2两饲料的话,一天就要吃掉一万多元。”

因为长期没吃饱,这些种鸡最重的只有3斤左右,轻的才2斤左右。“如果喂饱的话,一只种鸡要重达3.5斤左右。”

虽然处于半饥状态,这批3.5万只种鸡已算“幸运儿”。就在今年1月中旬,又有近一万只种鸡“毙命”。

处于饥饿状态中的3.5万只种鸡,虽然活下来,但已“罢工”——不再下蛋。而这正是李丽珍所希望的。

“下蛋了又要孵鸡苗,鸡苗孵出来上哪里卖?”李丽珍神情悲怆地说。

去年4月份禽流感袭来后,一些农户不敢养鸡。这家公司之前的几百万元鸡苗订单,都陆续被退单。无奈之下,李丽珍只能派人把鸡苗统统埋掉。

没有孵化出来的商品鸡蛋,虽然以远远低于成本的价格出售,可还是卖不出去。无奈之下,李丽珍只能将种蛋当作菜蛋,以1-2元/斤的价格,低价处理。

一些债主听到消息后,一个接一个上门来催债。去年11月份开始,银行也开始抽回贷款。

为了偿还旧债和维持公司正常运转,李丽珍一直四处跑银行借贷款。“跑了三四家银行,对方一听是搞禽业的,马上以禽流感一票否决掉。”

屡屡“碰壁”,走投无路之下,李丽珍以4分的利息,借来几百万元的高利贷。

但借高利贷,无疑是“饮鸩止渴”。

行业命运

杭州约有400万只鸡仍“压栏”

损失将近1亿元

杭州市共有约22万户禽类养殖户。在这场禽流感危机中,他们的损失有多大?2014年初,杭州市农业局调查富阳市、临安、余杭、桐庐、萧山、淳安等地的家禽养殖业,对企业的损失,做了统计。

“杭州全市大约有400万只鸡仍‘压栏’在那里。”杭州市农业局畜牧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截至2月7日,受年初禽流感影响,杭州市大大小小的禽类养殖户,共处理231万枚入孵蛋,处理170万只苗禽,处理雏禽50万只,非正常淘汰种禽12.45万只等。“包括鸡、鸭、鸽子等各种禽类,杭州市家禽养殖损失至今共计约0.93665亿元。”

“每天每只压栏鸡大约要吃掉3角钱的饲料。按照全市‘压栏’的400万只鸡来算,一天的饲料费就要约120万元。”杭州市农业局畜牧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