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1号文揭橥,网络金融加入剑指农村贷款难

图片 1

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指出,“要着力加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农业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以建设国家沿边金融改革试验区为契机,防城港市引导互联网金融“下乡进村”,拓宽农业融资途径,反哺“三农”。互联网金融、手机银行、P2P这些原本在城市流行的“热词”,正不断在当地农民口中说出。

引言: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出炉,继续关注“三农”问题,以供给则改革作为新的历史阶段农业农村工作主线,加快农村金融服务创新发展。随着我国“三农”利好政策的引导,P2P网贷平台开展农村金融的模式将不断创新。

今年以来,农业部和财政部选择了部分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区实施以奖代补政策,并最终以县为单位,确定了100个奖补示范区名单。

农产品还贷,一招解数难

图片 1

《经济参考报》日前从农业部获悉,在这100个示范区中,有30个县开展了金融改革创新试点工作。为了应对传统金融和现代农业之间存在的有效抵押品缺乏、担保缺乏等矛盾,各试点地区正在积极探索将“互联网+”概念应用到农村金融项目中,为农村贷款难、贷款贵的难题,提供新的解决途径。

港口区企沙镇牛路村是个小渔村,拥山临海,山地、海洋资源丰富。但是小种小养难成气候,而规模种养,要大量资金投入。而农业抵押物少贷款难,在广西防城港市港口区经营生态农业的宁先生想扩大规模,却被一个钱字难住了,为此苦恼了好久。“找银行贷款,审批手续繁琐,放款条件苛刻,到款时间也比较长。”宁先生说,找熟人借钱,也是杯水车薪。

中央一号文件于2月5日出炉,《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培育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的若干意见》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将是新一年中央工作的“重中之重”。

在这些试点中,上海针对新型经营主体开展了一个互联网金融+品牌质押贷款创新项目,即涉农企业的品牌经过评估后,可作贷款质押物。另一方面,上海试点还建立了一个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信用服务平台,以弥补公用信息平台对农业经营主体征信功能的缺失,同时也为农业品牌的质押贷款设定了门槛。此外,上海试点还形成了一项金融扶持与食用农产品的联动机制,也就是说,农产品质量安全的信用情况也可以作为申请银行贷款征信的手段。

怎么办?防城港金融办等部门在牛路村实地调研发现:当地生态优良、海水无污染,种养的都是城市人喜欢的绿色无公害农产品。能不能从这上面做做文章?

我国政府对“三农”问题一直保持高度关注,这是改革开放以来第19份中央一号文件,已经是其第14次聚焦“三农”问题,虽然每年的内容因时而异,侧重点各有不同,但农村金融作为支持“三农”发展的重要因素每年均会被提及。

重庆试点开展了一个名为“农哈哈”的融资平台项目,该平台采取P2P的方式运营,目前上线了一年已经成功撮合了52笔贷款需求,放款额度达到一亿元。湖南湘西的互惠贷项目,则由政府出保证金,借款主体用经营性资产进行反担保,担保授信额度比较高,期限也比较长,贷款利率相对较低。

几方一碰撞,有了思路:实物还贷,即投资人通过互联网金融公司把资金借贷给农户,解决农民融资难题;贷款到期后,农民既可以现金还款,也可以用红薯、鸡鸭、海产品等农产品作价还款。

中央一号文件指出,我国的农业生产已经进入历史新阶段,农产品供过于求问题突出,我国农业的主要矛盾由此前的总量不足转变为结构性矛盾。在新的一年,供给则改革将成为新的历史阶段农业农村工作主线,而农村金融服务体系将成为推进供给则结构性改革重要的一环。

有专家分析称,日前印发的《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明确了加快农村金融制度创新是我国农村未来五年的一项重点工作。而这些试点地区通过互联网创新农业金融服务的经验,将成为“十三五”期间扩大农村金融服务规模和覆盖面,创新农村金融服务模式,全面提升农村金融服务水平的重要参考。

广州证行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公司为宁先生上线了一款“正勤e农贷—红香薯”的30万元用款项目。正勤金融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红薯收获时,宁先生只要付给正勤金融公司3600斤红薯,便可抵销30万元半年的利息。届时,正勤金融再将这些红薯派发给该项目的投资者。“从对接洽谈,到资金到账,只用了不到48个小时。”宁先生说。

1.“穷人的银行”到打破“嫌贫爱富”铁律

“互联网为解决农业贷款难、贷款贵问题提供了新的路径。”农业部财务司副司长郭红宇日前在福州举行的2015农业信息化高峰论坛上表示,互联网金融的支撑是大数据,通过大数据分析个人信用,可以减少抵押的门槛,正好应对了农业缺少抵押品的缺陷。

一招解数难。防城港市长何朝建认为,实物还贷模式,为农户提前找到了农产品销售渠道,既节约了农产品销售成本,又解决了农民生产发展筹资难、民间资本激活难、农产品增值难、农民进入市场难等问题。

迄今为止,全球范围内解决农民贫困,真正实现普惠金融的重要模式,不得不提格莱珉银行。孟加拉语中,“格莱珉”意为乡村的,所以也有人称其为“孟加拉乡村银行”。

更重要的是,原来农户需要主动向传统金融机构申请贷款,但是现在却可以改变这种关系。据蚂蚁金服的工作人员介绍,互联网金融的农业服务是主动“找上门”去,金融机构通过网上大数据发现涉农客户有资金短缺问题,互联网金融机构会在第一时间告诉需求方,“你缺多少,我可以怎样把贷款提供给你”。

“乡情牌”约束,当老赖乡亲侧目

20世纪70年代中期,刚从美国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的青年学者穆罕穆德·尤努斯与一位贫困潦倒的竹凳制作工人苏菲娅在孟加拉国南部乔布拉村偶然相遇,亲眼目睹了苏菲娅只因借不到22美元而落魄悲惨的境遇,从而激发他要成立一家专为穷人提供贷款的银行的强烈愿望。

据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无论是流转土地、购买生产资料还是建设仓储加工等基础设施,都需要金融支持。以武汉市为例,当地家庭农场平均面积为260亩,其中230亩是从其他农户手里按照将近500元一亩的价格流转过来的,光这一项费用就是10万元以上。所以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面临的融资压力很大,目前全国家庭农场融资额度在30万元以上的占到了三分之二。而从融资需求周期上来看,家庭农场资金需求期限在一年以上的占到52%,但在实践中,由于现在涉农贷款期限较短,很多农户需要还旧贷新,很多还引进了过桥资金,无形中提高了涉农企业或家庭农场的成本,更带来了融资风险。

受教育、经历等限制,农村群众大多没有较高金融诚信意识。加上不少农业生产仍是“靠天吃饭”,生产、销售存在不确定性,有出现恶意拖欠借款、逃废债等行为的可能。农村互联网金融的风险如何化解?

1976年,在尤努斯教授的努力,一家专门对穷人发放商业性小额信贷的“穷人银行”——格莱珉银行诞生了。该银行创新性地打破了金融业“嫌贫爱富”的行为铁律,该做法与一个错误的看法有关:富人比穷人更为诚信。而格莱珉银行的出现,一下子颠覆了“富人金融”的观念。

郭红宇表示,目前传统金融和现代农业之间存在着四大供需矛盾,一是农业借款人由于权证不全,缺乏有效抵押品;二是商业担保公司条件比较苛刻,农户在寻求担保时步履艰难;三是新型主体仍在发育中,资金往来缺乏支付凭证;四是农村信用体系建设滞后,导致基层的金融机构对农业兴致不高。

2015年4月,牛路村召开了一次村民代表大会。农民代表和村干部就集中信用村建设等问题讨论。经过激烈讨论和最终表决,按期还款,不拖欠、不赖账被写进新的“乡规民约”。以后谁家出现假借款、乱挥霍、当老赖等问题,乡亲会侧目。

格莱珉银行的运作非常成功,回款率保持在一个极高的比例,最高时达到98%,引起媒体和学者的广泛关注,一时间成为全球的传奇,“穷人的诚信”一炮打响。作为当时“普惠金融”的教科书模版,格莱珉模式在40多个国家推广,穆罕穆德·尤努斯教授也因此获得了2006年的诺贝尔和平奖。直到今天,说起“普惠金融”,人们仍然习惯于格莱珉银行作为代名词。

“互联网不会改变‘三农’对金融的需求,但是能改变金融对‘三农’的服务方式。”农业部信息中心有关负责人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说。几个月前,农业部信息中心与中航安盟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宣布将共同实施为期三年的“互联网+”“三农”保险行动计划。合作内容包括通过数据互联互通,推进“三农”保险信息数据库建设;通过建立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信息系统,推进“三农”保险信用体系建设等。

在防城港农村,乡规民约在农民心里很有分量。当地因地制宜,在农村信用体系建设中,巧打“乡情牌”,鼓励各村把抵制赖账等相关条约,加入乡规民约,经由村民代表大会讨论、表决、通过生效,并由德高望重的村民代表、党员代表及村干部组成的理事会具体监督执行。

按照《穷人的银行家》一书译者吴士宏(2006)的话,他创建的格莱珉银行“向全世界证实,银行业可以不借助抵押品、法律手段、团体担保或连带责任,而借款给穷人;穷人可以通过借贷提高收入,摆脱赤贫;他们还可以储蓄、投资、用银行贷款建造房屋、送子女上学乃至接受高等教育,甚至建立自己的养老基金”

郭红宇表示,政府拿出234亿元支持在三年时间内在全国建立农业信贷担保机构,今年将优先建立省级担保机构,与此同时担保联盟也在启动。

既有“乡情牌”,又有现代管理的“机制路”。防城港在广西率先建成社会信用信息和农村信用信息两大市级信用信息采集和评价系统平台,16家金融机构、40家政府职能部门、282个行政村、17万农户信用档案,120万信用信息接入平台,构建一套“赏罚分明”诚信机制。

同时,为消除投资人顾虑,防城港引入广西大型国有金融企业搭建线下多金融担保体系,落户互联网金融公司提供第三方担保公司担保。此外,防城港还将政策农业保险、农村商业保险与互联网金融有效嫁接,在保证保险、信用保险和其他财产保险领域开拓,陆续向互联网金融公司推出了保单质押贷款、农业保证保险、小额信贷保险等多种新保险产品,以消除互联网金融公司后顾之忧。

中国从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试验过众多的微型金融项目,绝大多数为项目形式,少数采取机构形式,绝大多数以失败告终。中国也曾尝试复制格莱珉银行模式,其中最为著名的是有“中国小额信贷之父”之称的杜晓山团队,当然,最终的结果也是因水土不服而流产。

“我们将逐步与P2P平台建立一个风险管理平台,这个平台有政府、农村组织、农户、P2P公司和保险公司共同参与,做成比较大的风险管理平台,最大化地帮助互联网金融公司管控风险,最大化地促进农民受益、农村经济发展。”何朝建说。

2.严格打击农村非法集资、金融诈骗

“下乡进村”,掘金农村互联网金融蓝海

中央一号文鼓励农村金融创新,但与2016年明确提出“引导互联网金融、移动金融在农村规范发展”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今年的政策文件中并没有出现互联网金融的字眼,只是提到“鼓励金融机构积极利用互联网技术,为农业经营主体提供小额存贷款、支付结算和保险等金融服务”、“严格打击农村非法集资和金融诈骗”,这或许让很多深耕、或准备深耕农村金融土壤的互联网金融平台颇为尴尬。

像宁先生一样,受益于互联网金融的,还有东兴镇松柏村的“海鲜大户”黄恩胜。受益P2P网络借贷平台,黄恩胜仅用半个小时就募集到200万元的发展资金,他和十几位乡亲筹划的边境海鲜生意项目,有了投资资金。

深究其背后原因,这有可能与互联网金融行业的乱象众生、风险事件频发、农村金融环境缺乏监管有关。互联网金融行业因风险事件在去年迎来一场自上而下的专项整治行动,创新和监管在正在良性博弈。

2015年3月,防城港市联合广西金融投资集团,与正勤金融合作,引进P2P网络借贷平台。截至2015年10月中旬,已为农户融资3000余万元用于生产;2015年10月20日,防城港举行“实物还贷+乡规民约+保险担保+政策引导”互联网农村金融四位一体新型服务模式推广现场会。市政府与粤桂两家知名互联网公司签订合作框架协议,互联网金融公司与多家农户签订融资协议金额近1000万元,并现场募集200万元资金。

而目前,互联网金融行业还处在专项整治的阶段,加之,农村金融土壤容易助长打着“互联网金融”旗号进行违法违规金融活动的滋生和蔓延,因此中央一号文件才特地强调要“严厉打击农村非法集资和金融诈骗”,也不难理解文件中为何没有互联网金融的身影。

“互联网金融‘下乡进村’,不仅为农村地区解决资金短缺问题提供新平台,同时在解决农村的‘买难’和‘卖难’问题上也将发挥重要作用,前景广阔。”广西金融办副主任李志勇说。

笔者认为,经历了2014、2015年的行业“井喷期”、2016年的监管元年之后,2017年将留存下一批合法合规、具备运营创新能力和较强风控能力的平台,它们将发挥自身的创新能力为民间融资拓宽渠道,为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贡献力量。

防城港市委书记金湘军说:“随着防城港农村金融改革的推进,农村金融的产权、债权的量化交易系统逐步建立,土地资产的金融化与农村信用信息系统的建成,将大大释放农村的融资需求,有望启动农村金融蓝海市场。”

3.2017年中央一号文或加速农村金融创新

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金融具有门槛低、效率高、没有地域时间限制等特点,能较好地弥补传统农村金融的不足。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广袤的农村市场有望成为互联网金融的“风口”。

中央一号文件没有出现互联网金融的直接表述,但这并不是说互联网金融平台在农村金融服务体系中没有立足之地。正如2016年10月13日,《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提到:“P2P网络借贷作为一种互联网金融业态,在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满足民间资本投资需求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金湘军介绍,防城港市将继续加大农村金融改革力度,让互联网农村金融新业态焕发蓬勃生命力:通过农村信用信息平台以及农村互联网金融交易平台的建设,依靠数据分析,让农民的每一笔交易数据成为其贷款的信用依据,解决农民和农资经销商贷款难;利用移动互联网、物联网、电商平台、大数据等手段,提高农业生产效率,降低生产及销售成本,拓宽销售渠道,以信息化推动智慧农业大发展。

据第三方不完全统计,截至到2016年12月底,含农村金融业务的P2P网贷平台数量有335家,其中专注于农村金融业务领域的P2P网贷平台有29家。P2P网贷农村金融业务的平均年化收益率为9.8%左右,平均借款期限为9个月,平均借款金额为18.2万元。2016年,网贷行业平均年化收益率为10.45%,平均借款期限为7.89个月。可见,P2P网贷农村金融业务产品的综合收益率要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平均借款期限长于行业平均。

在我国,P2P网贷平台开展农村金融模式主要包括:信用贷款、第三方担保贷款、农户联保贷款、抵押贷款、供应链金融、融资租赁等等,其中,受制于我国农村市场信用机制的不健全,在农村开展信用贷款的平台数量并不多。不过,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求“推进信用户、信用村、信用乡镇创建”,这为要开展农村信用贷的网贷平台带来极大的利好消息。

迄今,P2P网贷平台开展农村金融贷款业务时,较为常见的贷款方式是抵押贷款。不过,采用抵押贷款的多为农业生产公司或者农产品商贸公司。绝大多数农户存在贷款抵押物不足的问题。为此,2015年我国开始农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和农民住房财产权(以下简称“两权”)抵押贷款试点工作,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发展林权抵押贷款”,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中提到,“深入推进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和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试点,探索开展大型农机具、农业生产设施抵押贷款业务”。随着农户抵押物范围的拓展,P2P网贷平台可选择的借款人范围也将扩大。

除了抵押贷款外,与“三农”关联机构合作,也是P2P网贷平台开拓农村金融市场的主要手段,可选择的合作对象包括农业批发市场、农业核心企业、农村融资租赁公司、农村电商平台等。早在2011年,中央一号文件就开始鼓励农村开展融资租赁服务,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更是提出“发展农村金融租赁业务”。2017年的中央一号文件第十四点,首次直接将农村电商作为一个条目单独陈列出来——“促进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加工流通企业与电商企业全面对接融合,推动线上线下互动发展”。

  1. 总结

随着我国“三农”利好政策的引导,P2P网贷平台开展农村金融服务的模式将不断创新,P2P+农业供应链融资,P2P+融资租赁的模式在逐步完善,P2P+农村电商的模式也已经开始探索,并且农户征信体系正在逐步完善,农户抵押物也在不断丰富。可见,未来P2P网贷平台的农村金融服务发展前景将一片光明。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