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望所归的新天地,一带一路

央广网北京5月14日消息
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通过古丝绸之路,东方的丝绸、茶叶输往波斯和罗马,西方的珍异之物也同样被运往中国,一个文化经贸大交流的时代就此开始了。

从古丝绸之路开始,各国的农作物就开始流动和贸易,带来世界农业的繁荣。如今的“一带一路”,中国与各国的贸易伙伴升级,不仅在农产品贸易领域,在农业技术、农业投资、农业能力建设等方方面面都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通过古丝绸之路,东方的丝绸、茶叶输往波斯和罗马,西方的珍异之物也同样被运往中国,一个文化经贸大交流的时代就此开始了。

升华了古丝绸之路的“一带一路”倡议,将为农产品、资金、技术、品牌的“走出去”和“引进来”带来宝贵机遇。在这个巨大的朋友圈里,中国和沿线各国各有哪些比较优势?“一带一路”的契机又能为我们的农民朋友带来哪些境外合作的机遇呢?专题述评:《“一带一路”沿线的农经密码》,中国乡村之声评论员张程评述。

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境外经贸合作区分论坛上表示,目前农业仍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领域,各方需要加强合作,促进投资增长,促进农业转型升级。

升华了古丝绸之路的“一带一路”倡议,将为农产品、资金、技术、品牌的“走出去”和“引进来”带来宝贵机遇。在这个巨大的朋友圈里,中国和沿线各国各有哪些比较优势?“一带一路”的契机又能为我们的农民朋友带来哪些境外合作的机遇呢?专题述评:《“一带一路”沿线的农经密码》,中国乡村之声评论员张程评述。

图片 1

农业领域的合作,正在力求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应有的贡献。中国乡村之声特约评论员魏永刚认为,农业合作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既有历史传统,也有现实需求,是农业走出去的一片新天地。

张程:习主席在比利时古城布鲁日曾提出:“正如中国人喜欢茶,而比利时人喜爱啤酒一样,茶的含蓄内敛和酒的热烈奔放代表了品味生命、解读世界的两种不同方式。但是,茶和酒并不是不可兼容的,既可以酒逢知己千杯少,也可以品茶品味品人生。”

魏永刚:“一带一路”的农业贸易让人充满想象。驼铃声声,大漠孤烟。我们的祖先行进在这条被称为“丝绸之路”的贸易通道上时,那些悠悠行进的驼队,驼背上的布袋里,不仅装着丝绸和瓷器,也一定有许多土地上采摘的种子。今天我们熟悉的石榴、葡萄、苜蓿等农作物,就是沿着这条古老的贸易要道进入中国的,而茶叶等则从我国走向了中亚乃至更远的地方。丝绸之路本身也是亚非欧农业文明交流互通之路。农业交流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题中之义。

在APEC峰会上,习主席又借用原产于拉美的地瓜作比喻,告诉亚太及世界各国,“地瓜的藤蔓向四面八方延伸,但它的块茎始终长在根基位置。同样道理,无论发展到什么程度,中国都将扎根亚太、建设亚太、造福亚太”。

实践证明,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我国与沿线国家农产品贸易合作往来日益密切。农业部有关部门发布的2018年“一带一路”农产品贸易发展报告显示,2018年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农产品贸易额760.0亿美元,同比增长12.0%,高出我国农产品总体贸易增速4.3个百分点。其中进口额428.2亿美元,增16.4%;出口额331.8亿美元,增6.8%,进出口增速分别高于总体增速1.3和5.5个百分点。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农产品贸易额占总体比重超过三分之一。

两个关于“一带一路”的妙喻,习主席都谈到了农产品,足以见得农业的“走出去”和“引进来”在“一带一路”伟大构想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新时期,着眼高质量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为农产品贸易提供了机遇。农业发展仍然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础,开展农业合作是沿线许多国家的共同诉求。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农业科技交流合作、农产品贸易合作、农业投资合作等方面,有着广阔的空间。农产品贸易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既有历史传统,也许现实需求,更契合许多国家的诉求,是农业走出去的一片新天地。农产品贸易也要抓住机遇,为“一带一路”这幅宏阔的“工笔画”增添别样色彩。

这些年,有不少农民朋友跟随农业企业像候鸟一样到海外去种地。而国内大型农业企业也漂洋过海,到外国开展耕作。这种国际间的合作模式已经从农业基础设施、水利建设、农产品加工技术,发展到消费市场的开拓与跨境电商平台的搭建,这又是为什么呢?

图文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 请联系删除

其实大家都知道,从2004年开始一直到2015年,中国的粮食产量出现了“12连增”,但是在产量连年增加的情况下,由于国际粮价更便宜,反而出现了“粮食连连增,进口年年涨”,种粮农民增产不增收的情况。这说明生产种植结构需要调整了。

于是,在2014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中,我国首次对国家粮食安全战略作出重大调整,由过去“立足国内实现粮食的基本自给”,调整为“以我为主、立足国内、确保产能、适度进口、科技支撑”。这就意味着,要通过适度的国际贸易来调剂余或缺。

如果比较一下种地成本就会发现,在俄罗斯、乌克兰以及不少中亚国家,地广人稀、土地肥沃、劳动力成本相对低廉。在中亚五国中,耕地面积最大的哈萨克斯坦,谷类单产却是比较低的,其中小麦产量占粮食总产量的80%,小麦单产每公顷1吨,仅为中国的1/5,粮食增产潜力十分巨大。再比如俄罗斯远东地区,一公顷优质耕地的租金一年是80卢布,按照现在的汇率,折算成人民币才不到10块!

我做过一个统计,中国农民到海外去种地,将面对广袤的土地,优越的自然耕种环境。既能大大降低生产成本,也能解决当地从事农业生产劳动力不足的矛盾,还能间接缓解我国耕地资源紧张、生产成本过高的问题。当然,农民的收入也能进一步提高。

所以,随着“一带一路”倡议在国际社会的深入人心,不妨大胆跟随大型企业到海外去耕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