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行业扶贫的芜湖实施

12月上旬,记者攀爬颠簸在洛阳丘陵地带的大坡小坡之间,听烟农们喜算烟草收成,看种烟给他们带来的生活变化,了解河南省烟草公司洛阳市公司的实践,寻找产业扶贫“一个产业激活一片乡村”的答案。

本报记者李国龙
12月上旬,记者攀爬颠簸在洛阳丘陵地带的大坡小坡之间,听烟农们喜算烟草收成,看种烟给他们带来的生活变化,了解河南省烟草公司洛阳市公司的实践,寻找产业扶贫“一个产业激活一片乡村”的答案。
在公司经理王泽宗看来,烟农脱贫致富是抓烟叶生产质量的必然结果:“为工业企业满意和烟农增收而抓,烟草公司、地方政府、合作社、职业烟农共同抓,围绕烟草质量抓好基础设施建设、烟叶生产各个环节服务。”三抓,迎来了烟叶市场的订单,也赢得了烟业的稳定发展,带动一万多户烟农脱贫致富。
“十二五”期间,洛阳市共种植烟叶面积102.25万亩,让11160户烟农,年户均增收2.1万元,2015年户均收入达到7.3万元,是洛阳农村人均收入的2.5倍。
合作社+农技员,育出职业烟农
洛阳市烟草公司与江苏中烟在洛宁的基地单元里,洛宁县兴业烟叶专业合作社数百台各式机械停放在车棚内,白墙上写着“种植在户、服务在社、全面覆盖、全程服务、全体受益”二十个红色大字,理事长张灵武告诉记者:“合作社组建了机耕、育苗、植保、烘烤、分级五个专业队。”合作社发展社员1178户,覆盖5000多亩烟田。国家级优秀烟草专业合作示范社有两个在洛阳。
“洛宁县烟草基地单元每年的订单面积在5~6万亩,浙江中烟、河南中烟、江苏中烟的需求基本上就覆盖全了。”工业企业对洛宁烟草的认可,源于这几年的合作化探索,洛阳市烟草公司洛宁县分公司副经理张辉说:“乡政府引导土地流转,职业烟农规模种植,专业合作社解决服务。”
依靠合作社解决服务的同时,烟草公司建设了自己的一支烟技员队伍,长期驻扎在主要种烟村,忙季可实现全天候到田服务。
4月烟苗移栽,要铺地膜保地温,6月温度升高,就要揭去。2010年,葛寨镇刚开始发展种烟不久,段建国被调到葛寨烟站当站长,发现烟农普遍不揭地膜,气温蹭蹭上涨,眼看烟苗有可能被热死,他和6个烟站工作人员和13个烟技员挨家挨户劝,烟农不理解,劝说效果不好,一些烟农只是敷衍的揭揭地头。他随即找到乡政府,一起租了两辆大巴车,喊了90多户烟农去襄县看揭膜,回来不到两天,烟田里的地膜都消失了。
段建国只是洛阳烟草技术推广队伍中的一名。洛阳烟站烟叶的生产人员达到每千亩2~3人,每300亩种烟村就配备1名驻村技术员。洛阳烟草发挥烟农合作社及各类培训机构的作用,利用烟农学校等多种形式,培育职业烟农。
产业链+政策,带动一片人
12月5日傍晚,当记者来到伊川县葛寨镇后福山村时,种烟大户张彦丽还在自家盖新房的工地上,她说:“原有的房子不够晾烟用了,因为这几年用种烟攒下的钱从事扩大再生产。”
张彦丽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我种了110亩,育苗农资农机都有补贴,自己担负的地租和用工成本2000元左右,算下来每亩净收入有2000元。”
置办新房的不只是张彦丽,冬天的洛阳丘陵沟壑之间的一片片乡村,随处可以看到建好或再建的印有“中国烟草”标志的烟用设施;与烟用设施相映成趣的是烟农的住房,两层的、三层的随处可见。烟闲时节盖房忙,随处可见的还有盖房景象,不仅盖房,有些烟农已经去县城里安了家。
“种一片烟,富一片人。”伊川县葛寨镇党委副书记刘志励说,“政府引导农民自愿流转土地,烟农给农民付地租,还可以给农民提供就业岗位。”5年来,葛寨镇烟田面积由不到200亩增到近1万亩,除了烟农致富,还提供了3000多个务工岗位,年人均务工增收4000元。
“造血”+“输血”,激活大农业
烟草产业的发展让当地有了自我“造血”功能,同时烟草系统还在加大“输血”力度。
1998年,李现军被选举为柏树乡枣林村党支部书记,人口多,村子穷,村里欠了36万元债,上任之初,“还债”是摆在他面前最大的难题。考察了各种能种的作物,他选择了带领大家种烟,通过烟叶返还税还上了村里的账务。
柏树乡烟草种植的规模在1万亩左右,烟产业为乡财政收入贡献了400多万元。农民通过种烟脱贫,村集体和乡财政通过烟叶返还税摆脱困境,再把集体收入投到村庄建设上。“十二五”期间,洛阳市烟草公司仅烟叶特产税就达到了5.19亿元。
不仅如此,烟草系统通过直接投入,在改变烟草生产条件的同时,也带动当地农业条件的变化。
洛宁县小界乡党委副书记黄旭辉给记者介绍:“小界乡前面是塬,后面是山,就是塬也是大小不一,高低起伏,难以得到有效灌溉。”
位于山里的洛宁县渡洋河大石涧水源工程项目工地,下游大坝处挖掘机轰轰直响正挖土石方。该工程总造价1.76亿元,烟草系统就援助了1.35亿元。洛阳市公司总农艺师叶红朝说:“洛阳丘陵山区面积大,水的问题一直制约着农业的发展,水库建成后,咱们刚才经过的4万多亩塬地就可以浇得上水了。”
“十二五”期间,洛阳烟草投入4.52亿元用于烟用生产物资、机耕、新品种试验示范、抗旱浇烟和烟田政策性保险等补贴,投入资金5.2亿元建设洛阳的烟水、烟路、烟炕、育苗大棚等项目,解决了32.56万亩基本烟田的工程性缺水和资源性缺水问题。烟叶生产水利设施不仅只解决烟田灌溉用水,还解决了3.6万人临时用水和2.4万头牲畜饮水问题。

在公司经理王泽宗看来,烟农脱贫致富是抓烟叶生产质量的必然结果:“为工业企业满意和烟农增收而抓,烟草公司、地方政府、合作社、职业烟农共同抓,围绕烟草质量抓好基础设施建设、烟叶生产各个环节服务。”三抓,迎来了烟叶市场的订单,也赢得了烟业的稳定发展,带动一万多户烟农脱贫致富。

“十二五”期间,洛阳市共种植烟叶面积102.25万亩,让11160户烟农,年户均增收2.1万元,2015年户均收入达到7.3万元,是洛阳农村人均收入的2.5倍。

合作社+农技员,育出职业烟农

洛阳市烟草公司与江苏中烟在洛宁的基地单元里,洛宁县兴业烟叶专业合作社数百台各式机械停放在车棚内,白墙上写着“种植在户、服务在社、全面覆盖、全程服务、全体受益”二十个红色大字,理事长张灵武告诉记者:“合作社组建了机耕、育苗、植保、烘烤、分级五个专业队。”合作社发展社员1178户,覆盖5000多亩烟田。国家级优秀烟草专业合作示范社有两个在洛阳。

“洛宁县烟草基地单元每年的订单面积在5~6万亩,浙江中烟、河南中烟、江苏中烟的需求基本上就覆盖全了。”工业企业对洛宁烟草的认可,源于这几年的合作化探索,洛阳市烟草公司洛宁县分公司副经理张辉说:“乡政府引导土地流转,职业烟农规模种植,专业合作社解决服务。”

依靠合作社解决服务的同时,烟草公司建设了自己的一支烟技员队伍,长期驻扎在主要种烟村,忙季可实现全天候到田服务。

4月烟苗移栽,要铺地膜保地温,6月温度升高,就要揭去。2010年,葛寨镇刚开始发展种烟不久,段建国被调到葛寨烟站当站长,发现烟农普遍不揭地膜,气温蹭蹭上涨,眼看烟苗有可能被热死,他和6个烟站工作人员和13个烟技员挨家挨户劝,烟农不理解,劝说效果不好,一些烟农只是敷衍的揭揭地头。他随即找到乡政府,一起租了两辆大巴车,喊了90多户烟农去襄县看揭膜,回来不到两天,烟田里的地膜都消失了。

段建国只是洛阳烟草技术推广队伍中的一名。洛阳烟站烟叶的生产人员达到每千亩2~3人,每300亩种烟村就配备1名驻村技术员。洛阳烟草发挥烟农合作社及各类培训机构的作用,利用烟农学校等多种形式,培育职业烟农。

产业链+政策,带动一片人

12月5日傍晚,当记者来到伊川县葛寨镇后福山村时,种烟大户张彦丽还在自家盖新房的工地上,她说:“原有的房子不够晾烟用了,因为这几年用种烟攒下的钱从事扩大再生产。”

张彦丽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我种了110亩,育苗农资农机都有补贴,自己担负的地租和用工成本2000元左右,算下来每亩净收入有2000元。”

置办新房的不只是张彦丽,冬天的洛阳丘陵沟壑之间的一片片乡村,随处可以看到建好或再建的印有“中国烟草”标志的烟用设施;与烟用设施相映成趣的是烟农的住房,两层的、三层的随处可见。烟闲时节盖房忙,随处可见的还有盖房景象,不仅盖房,有些烟农已经去县城里安了家。

“种一片烟,富一片人。”伊川县葛寨镇党委副书记刘志励说,“政府引导农民自愿流转土地,烟农给农民付地租,还可以给农民提供就业岗位。”5年来,葛寨镇烟田面积由不到200亩增到近1万亩,除了烟农致富,还提供了3000多个务工岗位,年人均务工增收4000元。

“造血”+“输血”,激活大农业

烟草产业的发展让当地有了自我“造血”功能,同时烟草系统还在加大“输血”力度。

1998年,李现军被选举为柏树乡枣林村党支部书记,人口多,村子穷,村里欠了36万元债,上任之初,“还债”是摆在他面前最大的难题。考察了各种能种的作物,他选择了带领大家种烟,通过烟叶返还税还上了村里的账务。

柏树乡烟草种植的规模在1万亩左右,烟产业为乡财政收入贡献了400多万元。农民通过种烟脱贫,村集体和乡财政通过烟叶返还税摆脱困境,再把集体收入投到村庄建设上。“十二五”期间,洛阳市烟草公司仅烟叶特产税就达到了5.19亿元。

不仅如此,烟草系统通过直接投入,在改变烟草生产条件的同时,也带动当地农业条件的变化。

洛宁县小界乡党委副书记黄旭辉给记者介绍:“小界乡前面是塬,后面是山,就是塬也是大小不一,高低起伏,难以得到有效灌溉。”

位于山里的洛宁县渡洋河大石涧水源工程项目工地,下游大坝处挖掘机轰轰直响正挖土石方。该工程总造价1.76亿元,烟草系统就援助了1.35亿元。洛阳市公司总农艺师叶红朝说:“洛阳丘陵山区面积大,水的问题一直制约着农业的发展,水库建成后,咱们刚才经过的4万多亩塬地就可以浇得上水了。”

“十二五”期间,洛阳烟草投入4.52亿元用于烟用生产物资、机耕、新品种试验示范、抗旱浇烟和烟田政策性保险等补贴,投入资金5.2亿元建设洛阳的烟水、烟路、烟炕、育苗大棚等项目,解决了32.56万亩基本烟田的工程性缺水和资源性缺水问题。烟叶生产水利设施不仅只解决烟田灌溉用水,还解决了3.6万人临时用水和2.4万头牲畜饮水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