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地种稻,沙漠里种出好籼糯

人们一般很难将连绵沙丘与水稻联系在一起。位于科尔沁沙地腹地的内蒙古通辽市奈曼旗号称“金沙王国”,然而,今年秋天不少沙丘不见了,取而代之的竟是一片片金灿灿的稻田。

前不久,朋友从内蒙古带回一袋大米,并表情神秘地说,这是在科尔沁沙地里长出来的大米,当地的农民依靠沙漠种稻技术,不仅脱贫致富,还治理了沙地、改善了生态环境。
沙地里也能种出大米,还能改善生态环境?带着心中这个大大的疑问,日前,记者深入内蒙古通辽进行了实地走访。
沙区不富,沙患难止
盛夏的科尔沁沙地,烈日炎炎,蓝天白云之下,黄色的沙丘连绵不绝。然而翻过一座大沙丘,眼前的景象却令记者眼前一亮——绿油油的水稻田错落有致地分布于沙地中;成群结队的麻鸭在田埂间嘎嘎地欢叫着;几只水鸟从池塘深处被惊起,舒展开翅膀飞向天际……
这几块沙漠里的绿洲其实是内蒙古通辽市农科院沙地生态修复利用试验基地,位于库伦旗额勒顺镇苏日图嘎查(村),占地500亩。在沙地衬膜条件下,这里正在进行水稻与蟹、鸭、泥鳅、龙虾的共作试验,希望能够改善沙地土壤生态环境,优化农业生态模式。通辽市农科院水稻研究所副所长张力焱告诉记者。
通辽市地处科尔沁沙漠腹地,所辖奈曼、库伦等部分地区,基本没有平坦肥沃的耕地,草牧场也大部分退化、沙化、盐碱化,沙区农牧业举步维艰,当地农牧民一度穷困潦倒。
沙害严重的地区一般也是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落后的贫困地区,可谓沙患不止,沙区不富;沙区不富,沙患不止。在通辽市农科院院长张守乾看来,只有治沙与治穷并重,才能充分调动沙区人民防沙治沙的积极性。沙地衬膜农业综合技术的意义,就在于有效激发了沙地治理主体——沙区百姓的积极性,实现了从过去单纯的防沙治沙到治沙致富的发展方式转变。
开启沙地资源宝库的金钥匙
科尔沁沙地大部分地区地下水位高、储量大,且光热充足、雨热同季、无霜期长。只要解决了沙地漏水漏肥的问题,进行合理适度的开发利用,广阔的沙地资源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1993年,怀着这样的信念,通辽市农科院研究员严哲洙试着用塑料作为防渗层,铺在沙土下面30厘米深的地方,四周用塑料衬垫做成池埂子,在畦田旁打井,造出1.8亩水稻试验田,秋季竟然收获了稻谷。
如同找到开启沙地巨大资源宝库的金钥匙,严哲洙的这一发明成为沙地衬膜农业综合技术的雏形。此后,在进行一系列补充试验后,沙漠种稻技术于1995年正式在通辽部分沙区推广,并荣获国家八五科技攻关重大科技成果奖和中国科学院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沙地衬膜农业综合技术是一套将机械化造田、绿色有机农产品生产和节水灌溉等融为一体的集成技术。据研究团队负责人、通辽市农科院水稻研究所所长包红霞介绍,在平缓沙地造田种稻后,地面完全被水稻郁闭并由水覆盖,夏季微环境发生本质变化;秋季水稻收割后,地面虽近于裸露,但由于根茬的固着作用和土壤有机质成分增加,冬季稻田土壤并不发生风蚀,从而彻底改变了沙地本来的环境和生产特征。在沙地种稻,既治理了沙地,又能改善生态环境,还可以扩大耕地面积、提高农民收入。
当地一位正在稻田除草的农民告诉记者,沙漠里阳光充足、早晚温差大,沙地透气性好、病虫害少,符合水稻的生长习性——更重要的是,衬膜能防止水、肥渗漏,收成会好。
面对质疑,用事实和数据说话
限于当时的条件,沙地衬膜农业综合技术的研究与推广一开始并未得到认可与重视。
20多年前,库伦旗芒汗苏木(乡)毛敦塔拉嘎查(村)的额尔敦毕力格老人跟随严哲洙学习沙漠种稻技术,如今成了远近闻名的土专家和致富带头人。那些年,严老师和我们一起在田里忙碌。他腿脚不好,就由老伴陪着过来,大家在一次次失败中摸索方法、总结经验。回忆当年的情景,额尔敦毕力格感慨万千。
初期试栽时,担心地力不够,就大量施用化肥,结果种下的水稻倒伏,当年颗粒无收;1997年,塑料膜漏水,水稻产量大幅下降,沙漠种稻技术引发质疑;2000年以后,沙地衬膜造田一次性投入高,种出的稻米不好吃,一时间,沙地里种水稻不行的声音又要终结这项意义重大的发明……
苦心人,天不负。在农科院领导的支持、鼓励下,一次次陷入举步维艰境地的科研团队顶住压力,凭着坚韧执着的干劲和造福沙区百姓的信心,广泛调研、深入分析,结合扶贫项目在沙化严重的旗县为沙地衬膜水稻种植基地提供技术支撑,终于将沙地衬膜机械化造田、优质水稻生产等技术难题一一破解。
我们坚信治用结合的治沙理念是正确的。面对质疑,要用数据和事实说话。一路走来,包红霞等人在质疑声中为沙区精准扶贫提供了一套适用、易操作的集成技术,开启了精准扶贫的新模式。2011年4月,沙地衬膜农业综合技术研究及产业化开发项目通过专家组鉴定。
如今,沙地衬膜水稻已由最初的1.8亩试验田发展到5万亩,成为科尔沁沙地可持续发展的主推技术。2015年,亿利资源集团入驻奈曼旗进行规模化开发,建成了全国最大的沙漠有机水稻种植基地。
沙区可持续发展的前奏
2015年9月,通辽市农科院组织召开沙地衬膜农业观摩会,已近耄耋之年的严哲洙望着眼前成熟在望的沙漠水稻,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对科研团队来说,这还仅仅是一个起点。
谈到沙地衬膜农业,水资源的开发与利用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命题。有人质疑:在沙地这么缺水的地方种植水稻这样的耗水作物,行得通吗?研究团队给出了这样的答案:缺水是一个相对概念,要看用什么样的技术去开发,用什么样的标准来衡量。
据包红霞介绍,沙地衬膜造田能够阻止灌溉水渗漏,水分散失渠道只剩下棵间蒸发和植物蒸腾。采用节水灌溉技术后,每亩沙漠水稻的灌溉量为240至260立方米,与当地玉米灌溉量相当。我们正在研究的覆膜滴灌技术可以进一步阻止棵间蒸发,使每亩灌溉水量降低到180立方米甚至更低。在她看来,在气候干旱渐成种植业难以承受之重时,沙地衬膜农业的节水优势越发明显。
对沙漠生态系统来说,水、土、气、热任何一个要素发生变化,都会对系统的功能和稳定性产生影响。为此,技术攻关团队正在研究各要素间的相互作用,综合集成各类防治技术,构建以沙漠种稻技术为基础的1+N沙地生态循环农业模式。在种植有机水稻的过程中,我们利用稻田里丰富的浮游生物和腐殖质放养鸭子、螃蟹、泥鳅等。通过种养结合,让养殖业为衬膜田提供有机肥,让种植业为养殖业提供优质饵料。如此,沙地土壤的有机质就会逐年增加,生态系统就会进入自我循环、发展的良性轨道。张力焱解释道。
20多年的实践证明,轻简高效的多学科集成技术是沙地生态农业发展的核心。作为农业科研单位,我们希望能组织科研力量进一步合作攻关,让广阔的沙区变成高效、特色农牧业区和永不衰败的生物能源基地。谈到沙地衬膜农业综合技术未来的走向,张守乾坦言。(记者
张蕾)

希勃图村有沙地面积1.9万亩,这里正采用“企业+农户”的形式带动沙漠水稻发展。11月21日,新中农沙地农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绍华站在村里的育秧室前,畅谈新中农的“沙米中国梦”:“我们计划在五年内逐步实施衬膜水稻项目,在这里打造全产业链农业。以‘纯净沙地种出纯净好大米’为卖点的新中农沙米,现在的网上售价已是每斤15.8元。”

“今年,我们沙地水稻已经全部按照高于市场价30%的订单销完了。”一提起水稻,奈曼旗白音他拉苏木希望的田野种植合作社理事长韩斯琴格日乐就笑逐颜开。他告诉记者,社员们平整沙丘后,挖出80厘米左右深的坑,在坑底及四壁衬垫塑料膜以防止水、肥渗漏,然后回填沙土修成略高于地面的畦田,再在田旁打井。“我们整地这一项,根据沙丘的高低,政府有每亩2200元到3600元的补贴。据说,一次衬膜大概能用10年,最后能自动降解。”

去年,白音他拉苏木政府从黑龙江省五常市水稻研究所引进了“稻花香2号”新品种,开始产量只有500多斤,老韩很不满意。今年初,他从北京的亲戚那里听说中国农科院的龙厚茹教授有一种专利肥料,就专程进京找到了神州汉邦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龙厚茹。今年合作社只使用了禾神元多效微生物菌肥,尽管插秧时间比周边地块晚了20天,但秋后测产亩产还是达到了1079斤。

“看来新品种、好肥料一个都不能少。我们已经在申请合作社自己的生态大米品牌,也在考虑明年扩大沙地水稻的种植面积。”韩斯琴格日乐介绍说。

来自北京的仁创科技集团也在白音他拉工业园区内平整沙丘,建起了千亩水稻示范田。富有创新精神的科技人员采用沙漠沙子为原料研究透气防渗砂技术,有效解决了沙漠种植浅层地表保水难的世界性难题。这种透气防渗砂比传统衬膜技术节水性更好、使用周期更长。

“开发一亩衬膜稻田就等于增加一亩优质耕地,同时彻底治住一片沙。今年全旗开发的7000亩沙地水稻,已经让农牧民看到了从过去单纯‘防沙治沙’到如今‘治沙致富’的发展方式转变。”奈曼旗旗长布仁说。

点评

沙地里种出亩产千斤水稻这种近乎天方夜谭的故事,让我们看到了科技在现代农业进程中的作用,在沙漠改造中的力量。

上世纪80年代,着名科学家钱学森就提出了“沙产业理论”。奈曼旗可谓这一产业理论的“热身者”。

我国农业发展已经到了需要更多依靠科技突破资源环境约束、实现持续稳定发展的新阶段。奈曼旗的沙漠水稻探索,不仅证明了农业生产中科技创新的重要性,而且凸显了特殊条件下发展生态农业给农民带来的增收效果。

技术进步未来可期。如果始终保持科学技术的创新接续能力,我们的“藏粮于地”就不一定仅限于耕地,也许还可以藏粮于沙地。让我们换一种思维看沙漠,尊重自然规律,并在科技之光的照耀下善待沙漠,那么在沙区做到生态和生计兼顾、治沙和致富双赢、绿起来和富起来结合就不是遥远的梦想。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