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贵阳市,强基惠民同盟股份初现功效

四川省华蓥市:集体经济“空壳村”的突围之路

贵州省六盘水市地属乌蒙山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总人口340万,农村人口254.3万,贫困人口31.65万。近年来,六盘水市在深入总结基层创新实践的基础上,积极开展以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三变”改革探索,探索发展多种形式股份合作,激活农村各类生产要素潜能,取得了可喜的阶段性成效。

为有效破解偏远农村集体经济“薄弱村”、“空壳村”的现状,今年以来,玉溪市新平县共选取了15个村、小组开展强基惠农“合作股份”工作。如今,一些“空壳村”的“合作股份”工作已初现成效,在发展农业生产、增加集体经济的同时,也增加了群众的收入。
眼前这个大棚蔬菜育苗基地,是今年平甸乡桃孔村积极整合上级20万元项目资金和村民入股资金,将闲置的烤烟育苗大棚、管理房等3000平方米土地进行修缮改造,注册成立的新平桃孔蔬菜专业合作社基地。合作社具体负责蔬菜育苗基地的运作,年终将当年收益的70%用于合作社分红。合作社的成立,不仅增加了村集体的经济收入,还为当地群众提供了优质的蔬菜种苗。此外,为了保证群众种出的菜有销路,合作社还积极与新平东绿公司、昆明晨农集团等蔬菜龙头企业合作,借助企业形成的产业链条和市场营销链条,实行订单承诺、底价保护、市场收购的营销模式,有效的确保了菜农的利益和产业的发展壮大。
这几天,桃孔村桃孔小组的村民舒乐正忙着给自家地里的三亩多白花菜施肥、除草,由于现在有了合作社的依托,他在蔬菜销售方面信心十足。舒乐告诉记者:“
我这个苗栽了三亩,从育苗合作社这里拿过来,预计一月初全部收获完,还是可能会卖的九千至一万元”。
集体有了钱,农民就能得利。今年7月中旬,合作社完成了第一次蔬菜育苗,为当地群众提供了250亩优质种苗,获得了3万余元的纯利润。目前合作社又将育苗大棚扩建至10个。每次育苗可供种苗440亩,根据市场需求,每年育苗6至10次,可发展蔬菜种植3000至4000亩。通过合作社推动蔬菜产业发展后,全村菜农每年可实现蔬菜收入840万元,人均增收4000余元。按照合作协议,村集体每年可从合作社获得分红收益7至12万元。
据了解,2014年,新平县共从地处偏远的集体经济“薄弱村”、“空壳村”中选取了15个村、小组中开展强基惠农“合作股份”工作,其中市级部门挂钩联系6个、县级部门投入资金360万元开展“合作股份”工作,为解决村级组织“无钱办事”、“无能力办事”的问题找到了一条新途径。

编者按:如何消除集体经济“空壳村”一直是农村工作中的难题。形成“空壳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些村因为地处偏远、资源匮乏、基础设施差等,一直找不到发展经济的有效路径;有些村外出务工人员过多,劳动力大量流失,造成集体经济无人搞、各项工作无人抓的局面;还有的村“两委”班子软弱涣散,集体经济坐吃山空……近年来,很多地方在壮大集体经济方面创造了很好的经验。今天我们来介绍四川省华蓥市探索“N+集体经济”模式,看他们如何消除“空壳村”,从而增强基层党组织的凝聚力。

资源变资产

周松林 张欢

将村集体的土地、林地、水域、风物名胜、古树名木等自然资源,通过确权颁证、折算价值,经村集体经济组织全体成员同意后,以股权形式入股农业经营主体,开展股份合作,按股分红。目前,共有40.69万亩集体土地、28.3万亩“四荒地”、4244万平方米水域水面、8.66万平方米房屋入股到企业、合作社、家庭农场等经营主体。比如,水城县玉舍镇海坪村将351亩集体荒山荒坡入股野玉海国家山地旅游度假区彝族风情街项目,共建成38个院落1.9万平方米,村集体及村民占30%,景区管委会占70%的股份,村集体30%分红收益中的50%再分配给780名村民,去年村集体和村民共分红150万元,其中分给村民75万元,人均分红961元,该模式涉及农户180户780人,其中贫困户65户112人;钟山区大河镇周家寨村,将以前是“放牛坝坝”的210亩集体荒山入股民润蔬菜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占合作社总股本的5%,产生收益前村集体每年可以获得5万元的保底分红,产生收益后每年可以获得5%的股份分红。

四川省华蓥市辖区内多为丘陵地形,农田面积小、人均耕地少,大多数行政村都是无资金、无资产、无资源的集体经济“空壳村”,该市抓住脱贫攻坚和农村改革发展的时机,创新探索“N+集体经济”模式,发展壮大村集体经济,消除“空壳村”。

资金变股金

专业合作社+集体经济——

在不改变资金使用性质及用途的前提下,将各级财政投入到农村的生产发展类资金、农业生态修复和治理资金、扶贫开发资金、农村社会事业及公共服务资金等,量化为村集体或村民的股金(补贴类、救济类、应急类资金除外),投入到各类经营主体,按股比获得收益。截至目前,共整合财政资金8亿元。比如,六枝特区落别乡抵耳村将财政扶持村级集体资金100万元入股朝华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种植茶叶,朝华公司以资金664万元入股,并负责种植管护、加工销售,待产业见效后按“村集体+基地+贫困户”的模式进行分红,朝华公司占股70%,抵耳村村集体占股30%,并将村集体所得分红的40%用于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及壮大村集体经济,其余60%用于支持本村现有精准扶贫贫困户,精准扶贫贫困户作为间接股东,由村集体制定二次分配方案,按照收益情况进行二次分配后,村集体每年可增收3万元以上;盘县淤泥乡岩博村把财政投入到村的300万元专项帮扶资金,入股到村办企业参与发展,村集体占股2%,每年可实现入股分红60万元,实现财政投入资金的长效化收益;钟山区整合财政资金5140万元,在中心城区为44个村各购置100平方米商铺,产权颁发给村集体,交由区物管公司统一经营,所得收益分配给村集体和贫困户,每村每年可分红10万元以上。分红收益由村集体统筹,其中,一类贫困村拿出收益的20%、二类贫困村拿出收益的15%、三类贫困村拿出收益的10%用于对建档立卡贫困户实施精准扶贫。贫困户当年实现脱贫的,仍作为重点对象动态管理,第二年该贫困户收入稳定、并超过同年贫困线标准的,实施动态退出。

跟着“组织”去闯市场

农民变股东

“种了几十年的庄稼,没想到按照他们的要求换了个种法,这同一块田里种出的蔬菜,产量高了,价钱上去了,收入翻了好几倍,我算是正儿八经地见识到了科学种田给农业生产带来的变化了。”6月11日,华蓥市明月镇竹河村菜农代君于说。代君于所说的“他们”,是刚成立的专业合作社请来的有机蔬菜种植领域的专家们。

引导农民自愿以承包土地经营权和资产、资金、技术等入股农业经营主体,开展股份合作,参与收益分红。目前,全市共有1136个经营主体参与“三变”改革,有50.14万户农户成为股东(其中贫困户12.2万户),带动165.33万人农民(其中贫困人口31.65万人)受益。比如,盘州市普古乡引导娘娘山生态农业园区周边8个村2864户农民,通过将承包土地经营权入股园区成为股东,园区不付给农户土地流转费,而将其聘用为固定员工,参与园区生产管理领取固定工资,园区发展盈利后,参与按股分红;六枝特区郎岱镇引导花脚等4个村的6458户农民,以4000亩承包土地经营权入股天地人和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共同建设猕猴桃产业基地,土地股份占总股本的10%,基地产生效益前,公司每年向农户支付每亩600元的保底分红。产生效益后,公司以其纯利润的10%作为土地入股分红,农户按入股比例获得股金分红;中山区大河镇周家寨村70户农民以20年的承包土地经营权入股民润蔬菜种植合作社,从事葡萄种植。合作社对入股农户采取“保底+分红”的收益分配方法,在合作社未产生效益的前三年,或因遭受自然灾害无收益的年份,农户每年可以分得每亩600元的保底分红。产生效益后,盈利按合作社70%、入股农户30%的比例进行分配。

明月镇竹河村位于渠江岸边,但因地处洪灾淹没区,汛期基本上是“十年九淹”,长期以来村民们一直种植生长周期比较短的蔬菜,蔬菜的品质不高,菜农们的收益也很低。竹河村成立了村级合作社之后,合作社指导菜农们实施标准化生产,并统一进行销售,在增加村集体经济经营性收入的同时,更降低了菜农们的生产成本、提高了蔬菜的品质,还解决了菜农们销售难的后顾之忧,实现了稳定增收。

通过“三变”改革,促进了现代山地特色高效农业发展,增强了集体经济实力,拓宽了农民增收致富路径。全市特色产业种植面积达到320.75万亩,粮经比从2013年的51∶49调整到32∶68。农民从原来的小生产者变为规模经营主体的股东,获得了土地租金、务工收入、股份分红。全市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2013年的6015元增长到2016年的8267元,入股农户年户均分红2804元。通过“三变”改革,2015年底已全面消除“空壳村”,截至目前,全市村集体经济积累达2.85亿元,村集体收入最高的达1382万元,最低的为5万元。

按照专业合作社的组织架构,华蓥市率先在25个贫困村规范化成立了村集体经济发展组织,特别是对各村内荒山荒坡、山坪塘、闲置村小学等集体资源、资产进行清理核实并确定权属,交由村集体经济组织统一管理,成功实现了村集体资源效益最大化。

农村改革试验区办公室供稿

农投公司+集体经济——

贫困村“坐享”红利

“农投公司发放的这笔贷款,对于我们生态文化园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及时雨’。”6月10日,华蓥市君兰天下生态文化园负责人邓强,在谈到该市农投公司为其发放贷款情况时如是说。

君兰天下生态文化园是华蓥市生态农业与乡村休闲旅游重点招商引资企业,在开园之前,因前期投入资金量大,一时资金周转成为难题。华蓥市国有农投公司了解到这一信息后,及时与其对接,快速为其发放了贷款,生态文化园利用这笔资金增添了开园必须的设施设备,实现顺利开业。目前,君兰天下生态文化园每天接待各地游客上千人,已成为华蓥市重要的生态农业与乡村休闲旅游基地。

那么,农投公司的这笔钱是哪里来的呢?原来,2016年,省财政厅下达给华蓥市500万元资产收益扶贫试点资金,该市按照“股权量化、按股分红、收益保底”原则,借助国有农投公司联系农业企业广泛、资本运作经验丰富这一优势,创新“国有农投公司+村集体经济”的资产收益扶贫试点资金使用模式,有效规避了资本运行风险,提高了资本运作效益。

该市将500万元资产收益扶贫试点资金量化分配给25个贫困村,以贫困村为主体注入国有农投公司,再由农投公司将资金入股市场前景好、经营效益好的农业龙头企业或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资本运作风险由农投公司全权承担),农投公司按7%的年收益率向贫困村支付收益,该市25个贫困村每年可实现财产性增收共计35万元以上。

“有了这笔资金,农业产业实现了健康可持续发展;另一个方面,贫困村也壮大了集体经济,有了改善生产生活条件、发展产业的资金来源,可以有效提升村级组织村务管理能力和公共服务水平,增强了贫困村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内生动力。”华蓥市农投公司总经理唐朝辉介绍说。

涉农项目资金+集体经济——

项目资金转为集体资产

“一两年之前,我们这里还是大片大片的荒坡和撂荒地。可现在,每天都有好几千人来我们这里赏花游玩。莫说别人,有时候连自己都不相信。”6月12日,说起村里的变化,华蓥市禄市镇六水沟村党支部书记石栋全发出了感慨。

六水沟村利用现代农业生产发展、基本口粮建设、高标准农田建设等项目,对荒坡和撂荒地进行改造整理,并引进业主着力打造乡村旅游景点,昔日的荒山坡变成了景区、田园变成了公园,各地游客竞相来到这昔日的山间田野欣赏好风景。

除了土地流转部分集体收益,六水沟村将部分村集体土地改建为生态停车场,目前村集体每年仅停车场收入就已上万元。

“当前,农业、水利、粮食等部门都有涉农项目投入,但相对分散,如果缺乏统筹协调,就会存在着撒胡椒面现象。”华蓥市农工委主任夏成华介绍说,“整合这些涉农项目资金,有助于整体统筹,把握规划和重点,集中力量办大事,进一步增强资金合力,全面夯实农业基础,培育壮大现代农业产业,实现集中财力办大事的目标。”

该市因村制宜编制了“一村一品”特色产业规划,统筹整合涉农资金投入贫困村产业基地建设,基地建成后,将项目资产折资入股龙头企业(股权归集体)或无偿移交给村集体公司,将政府项目资产转化为村集体资产,村集体通过按股分红或自主经营获得收益。

仅2016年,华蓥市统筹整合项目资金3000余万元,投向平桥村、黄桷村、石堰墙村等6个贫困村,建设花卉、银杏、青翠李、油樟等特色产业基地5720余亩,按照20%的比例折资入股农业龙头企业,产业基地见效后,各村集体经济仅股份年度分红就可达到收入3万元以上。

责任编辑:孙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