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花数叶就是数钱,把撂荒田变成

图片 2

图片 1

图片 2
鱼田村村民在捆扎栀子叶

内容摘要:
12月初,南下的冷空气夹带着丝丝寒意,晚稻的收获场面已近尾声,在阳春市潭水镇旗鼓村鱼田自然村,另一番火热的收获场面仍在

卢广庆是山东省阳谷县安乐镇刘品村的村党支部书记,为解决本村撂荒地的问题,他以愚公移山的精神平整土地,开挖沟渠,兴修水利,把一大片荒地整平,种植了玫瑰花,杭白菊,烟台富士苹果,樱桃等花卉经济作物。卢广庆还把荒地打造成了党员示范园,请专业农技术员上门传授花卉种植技术。荒地变宝地,近年来为集体增收近50万元。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今天小编要跟大家介绍的是“花状元”谢绍辉,最初他只是广东阳春市潭水镇旗鼓村鱼田自然村的一位普通的花农,几经努力他不仅自己事业有成,还组建协会带领村民们一起致富!现今的鱼田村成了“四面来香”的花田村。

12月初,南下的冷空气夹带着丝丝寒意,晚稻的收获场面已近尾声,在阳春市潭水镇旗鼓村鱼田自然村,另一番火热的收获场面仍在继续。当地村民谢何生和家人坐在一大堆绿油油的枝叶里,正在捆扎栀子叶。在谢何生眼里,这些“6支一扎卖1块多,一亩能产8000扎,一年四季可收获”的绿叶子,20多年前就已取代甚至超过了黄澄澄的稻谷带给村民的喜悦。

去年6月份玫瑰花期过后,卢广庆尝试在玫瑰间套种谷子,谷子亩产1100斤,玫瑰和谷子亩收入达到800元。参观完省里的农博会过后,卢广庆又受到了启发。他准备把农场进一步打造成花卉园,用来发展乡村旅游,吸引更多的人前来观赏采摘。图为5月8日,卢广庆为取经的外村人讲解玫瑰花的管理技术和“钱”景。张培月摄

南下的冷空气夹带着丝丝寒意,晚稻的收获场面已近尾声,在阳春市潭水镇旗鼓村鱼田自然村,另一番火热的收获场面仍在继续。当地村民谢何生和家人坐在一大堆绿油油的枝叶里,正在捆扎栀子叶。在谢何生眼里,这些“6支一扎卖1块多,一亩能产8000扎,一年四季可收获”的绿叶子,20多年前就已取代甚至超过了黄澄澄的稻谷带给村民的喜悦。

“数花数叶就是数钱”,这是鱼田村村民的现身说法。经过20多年在花卉产业的深耕细作,如今这个只有20多户、几百来人的小村已少有人种水稻,却种下了700多亩花卉,成了远近闻名的“花田村”。担任阳春市花卉协会会长、被称为种花“状元”的谢绍辉,正是当年首批投身花田的尝鲜者之一。

责任编辑:孙建

“数花数叶就是数钱”,这是鱼田村村民的现身说法。经过20多年在花卉产业的深耕细作,如今这个只有20多户、几百来人的小村已少有人种水稻,却种下了700多亩花卉,成了远近闻名的“花田村”。担任阳春市花卉协会会长、被称为种花“状元”的谢绍辉,正是当年首批投身花田的尝鲜者之一。

带头尝鲜开创“美丽事业”

带头尝鲜开创“美丽事业”

谢绍辉少时走南闯北,始终都没离开过农业这个行当,因为所学专业的缘故,一直喜爱种植花花草草。1991年,在园艺厂打工的谢绍辉看到了花卉种植的经济效益,跑到中山、云南等地边考察边“偷师学艺”。1992年春,谢绍辉回乡和几个年轻人承包了10亩水田,种下了鱼田村最初的一批玫瑰花。

谢绍辉少时走南闯北,始终都没离开过农业这个行当,因为所学专业的缘故,一直喜爱种植花花草草。1991年,在园艺厂打工的谢绍辉看到了花卉种植的经济效益,跑到中山、云南等地边考察边“偷师学艺”。1992年春,谢绍辉回乡和几个年轻人承包了10亩水田,种下了鱼田村最初的一批玫瑰花。

有看热闹的村民站在田边对谢绍辉说,玫瑰花要是卖不出去没人要,再美再香也抵不过柴火。谢绍辉本着一股子认真劲,没有在意,全身心投入到花田里。

有看热闹的村民站在田边对谢绍辉说,玫瑰花要是卖不出去没人要,再美再香也抵不过柴火。谢绍辉本着一股子认真劲,没有在意,全身心投入到花田里。

得益于潭水独特的水土条件和温湿度,第一批收获的玫瑰颜色鲜亮、花瓣大、茎杆粗,比珠三角产出的玫瑰花多出两片花瓣达到36瓣,在市场上获得了客商的认可,谢绍辉挖到了第一桶金。1994年,他把玫瑰花种植面积扩大到50亩,当年经济收入50万元。

得益于潭水独特的水土条件和温湿度,第一批收获的玫瑰颜色鲜亮、花瓣大、茎杆粗,比珠三角产出的玫瑰花多出两片花瓣达到36瓣,在市场上获得了客商的认可,谢绍辉挖到了第一桶金。1994年,他把玫瑰花种植面积扩大到50亩,当年经济收入50万元。

谢绍辉的成就是鲜活的样板。1996年,鱼田村大批村民也加入到花卉种植这个“美丽事业”。只有160亩耕地的鱼田村,种了100亩的花卉,其后的林地、旱地、荒地都逐渐被利用起来,鱼田村开始“四面来香”。

谢绍辉的成就是鲜活的样板。1996年,鱼田村大批村民也加入到花卉种植这个“美丽事业”。只有160亩耕地的鱼田村,种了100亩的花卉,其后的林地、旱地、荒地都逐渐被利用起来,鱼田村开始“四面来香”。

组建协会引导花农抱团发展

组建协会引导花农抱团发展

走进毗邻鱼田村花田的阳春市花卉协会,教室黑板上还留着上一次培训课程的板书,内容讲的是鱼田村拳头产品口红玫瑰的标准化种植流程。这间略显简陋的教室,就是周边花农的“大学殿堂”。

走进毗邻鱼田村花田的阳春市花卉协会,教室黑板上还留着上一次培训课程的板书,内容讲的是鱼田村拳头产品口红玫瑰的标准化种植流程。这间略显简陋的教室,就是周边花农的“大学殿堂”。

谢绍辉种花吃过亏,认识到技术不精,别说引进培育新品种,连花期配合上市时间都拿不准。钻研技术、结交专家教授的同时,谢绍辉没有忘记同村花农对技术、市场信息的渴求。

谢绍辉种花吃过亏,认识到技术不精,别说引进培育新品种,连花期配合上市时间都拿不准。钻研技术、结交专家教授的同时,谢绍辉没有忘记同村花农对技术、市场信息的渴求。

花农只有成为联合体,才能在市场中提升竞争力。为成立花卉协会,谢绍辉奔走5年,2004年、2006年,潭水镇和阳春市的花卉协会相继成立。谢绍辉把协会打造成了培训基地,十余年来免费为花农提供技术资料、专家课程。

花农只有成为联合体,才能在市场中提升竞争力。为成立花卉协会,谢绍辉奔走5年,2004年、2006年,潭水镇和阳春市的花卉协会相继成立。谢绍辉把协会打造成了培训基地,十余年来免费为花农提供技术资料、专家课程。

鱼田村的一处菊花田里,棚架上缀满灯串,那是暖光的红光灯泡。谢绍辉介绍说,灯光有助延长菊苗的光照时间,更重要的是控制菊花上市的时间。在农业院校和研究所的帮助下,花农及时掌握了最新技术,花卉的质量和产出得到了保障。

鱼田村的一处菊花田里,棚架上缀满灯串,那是暖光的红光灯泡。谢绍辉介绍说,灯光有助延长菊苗的光照时间,更重要的是控制菊花上市的时间。在农业院校和研究所的帮助下,花农及时掌握了最新技术,花卉的质量和产出得到了保障。

行走市场靠先人一步

行走市场靠先人一步

在旁人看来,谢绍辉种什么都成功,好运连连。但谢绍辉坚定地说,行走市场没有运气可言,靠的是先人一步,拿不准绝不出手。

在旁人看来,谢绍辉种什么都成功,好运连连。但谢绍辉坚定地说,行走市场没有运气可言,靠的是先人一步,拿不准绝不出手。

昆明冬春鲜花产销期有市场空档,潭水花卉就有意错开上市时间抢空白市场;玫瑰一年一造受价格浮动影响大,种一年四季都有收成的针葵能让花农有稳稳当当的收入兜底;玫瑰市场稳定后,又开始培育开发价格特别好的“冲天炮”百合;积极开拓菊花的韩国市场。20多年的市场打拼,谢绍辉每一次在市场上的新开拓,都是有的放矢。

昆明冬春鲜花产销期有市场空档,潭水花卉就有意错开上市时间抢空白市场;玫瑰一年一造受价格浮动影响大,种一年四季都有收成的针葵能让花农有稳稳当当的收入兜底;玫瑰市场稳定后,又开始培育开发价格特别好的“冲天炮”百合;积极开拓菊花的韩国市场。20多年的市场打拼,谢绍辉每一次在市场上的新开拓,都是有的放矢。

如今,广州花市叶材八成来自阳春,玫瑰三成来自潭水镇,情人节时潭水玫瑰不上市,市面价格立马要贵。潭水花卉能占领市场,靠的是技术、信息、流通渠道“三驾马车”。在广州芳村花市,10个卖花人7个来自潭水,市场信息反馈直接从销售地传回村。谢绍辉不忘添一句,潭水花农人人勤快。

如今,广州花市叶材八成来自阳春,玫瑰三成来自潭水镇,情人节时潭水玫瑰不上市,市面价格立马要贵。潭水花卉能占领市场,靠的是技术、信息、流通渠道“三驾马车”。在广州芳村花市,10个卖花人7个来自潭水,市场信息反馈直接从销售地传回村。谢绍辉不忘添一句,潭水花农人人勤快。

今天,潭水镇23个村几乎全部种花,约有1500户,面积达到9600多亩,从业人员7000多人,年产值1亿元以上;整个阳春市种花的面积则高达2.5万亩。“种花让我觉得很甜蜜,与花农共享信息、技术,让我更有幸福感。”谢绍辉说,独行客在市场走不远,抱团花农凭借完整的产业链,才能不惧风浪。

现今,潭水镇23个村几乎全部种花,约有1500户,面积达到9600多亩,从业人员7000多人,年产值1亿元以上;整个阳春市种花的面积则高达2.5万亩。“种花让我觉得很甜蜜,与花农共享信息、技术,让我更有幸福感。”谢绍辉说,独行客在市场走不远,抱团花农凭借完整的产业链,才能不惧风浪。

鱼田村的未来还会更甜蜜么?谢绍辉肯定地说:会的。他又有了一幅新的蓝图:在村里建设一个数百亩的农业生态观光园,种植观赏性花卉,由生产地转型为旅游型花卉基地。那时,鱼田村会是百花园,会是聚宝盆。

鱼田村的未来还会更甜蜜么?谢绍辉肯定地说:会的。他又有了一幅新的蓝图:在村里建设一个数百亩的农业生态观光园,种植观赏性花卉,由生产地转型为旅游型花卉基地。那时,鱼田村会是百花园,会是聚宝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